她兩歲的時候,有一次發高燒,昏迷不醒。

父親連夜抱著她去醫院,路上,已經昏迷了一天的她,突然睜開眼睛,清楚地叫了聲:“爸爸!”

父親後來常常和她提到這件事,那些微小的細節,在父親一次次的重複中,被雕刻成一道風景。

每次父親說完,都會感歎:“你說,你才那麼小個人兒,還昏迷了那麼久,怎麼就突然清醒了呢?

”這時候,父親的眼睛裡滿滿的都是溫柔和憐愛。

說得次數多了,她便煩,拿話嗆他,父親毫不在意,只嘿嘿地笑,是快樂和滿足。

她的驕橫和霸道,便在父親的縱容中拔節生長。

父親其實並不是個好脾氣的人,暴躁易怒。常常,只是為一些雞毛蒜皮的生活小事,他會和母親大吵一場,每一次,都吵得驚天動地。

父親嗜酒,每喝必醉,醉後必吵。從她開始記事起,家裡很少有過溫馨平和的時候,裡裡外外,總是彌漫著火藥的味道。

父親的溫柔和寵愛,只給了她。他很少當著她的面和母親吵架,如果碰巧讓她遇到,不管吵得多凶

只要她喊一聲:“別吵了!”氣勢洶洶的父親便馬上低了頭,偃旗息鼓。以致後來,只要爸媽一吵架,哥哥便馬上叫她,

大家都知道:只有她,是制服父親的法寶。

她對父親的感情是複雜的,她一度替母親感到悲哀,曾經在心裡想:以後找男朋友,第一要求要性格溫柔寬容,

第二便是不嗜煙酒。她決不會找父親這樣的男人:暴躁,挑剔,小心眼兒,為一點小事把家裡鬧得雞犬不寧。

可是,做他的女兒,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。

她以為這樣的幸福會持續一生,直到有一天,父親突然鄭重地告訴她,以後,你跟爸爸一起生活。後來她知道,是母親提出的離婚。

母親說,這麼多年爭來吵去的生活,厭倦了。父親僵持了很久,最終選擇了妥協,他提出的唯一條件,是一定要帶著她。

雖然是母親提出的離婚,可她還是固執地把這筆賬算到了父親的頭上。

她從此變成了一個冷漠孤傲的孩子,拒絕父親的照顧,自己搬到學校去住。父親到學校找她,保溫飯盒裡裝得滿滿的,是她愛吃的紅燒排骨。

她看也不看,低著頭,使勁往嘴裡扒米飯,一口接一口,直到憋出滿眼的淚水。

......更多

小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7) 人氣()